香港《明报》26日刊出社评说,富士康老板郭台铭从台湾赶赴深圳,希望他有善策良方,建立起新的制度和工作文化,让富士康数十万员工在物质满足、精神愉悦下工作生活,为工厂营运立下楷模。

  文章摘编如下:

  深圳富士康厂区昨日又有员工跳楼死亡。富士康虽云员工众多,但是5个月之内员工密集跳楼寻死,肯定事不寻常,从近期记者采访所得和一些数据显示,富士康并非一般定义的“血汗工厂”。据知富士康老板郭台铭从台湾赶赴深圳,希望他有善策良方,建立起新的制度和工作文化,让富士康数十万员工在物质满足、精神愉悦下工作生活,为工厂营运立下楷模。

  富士康规模庞大,在深圳雇用了超过40万人,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生产商,与包括惠普、索尼、苹果、微软及诺基亚等合作。这类国际大企业十分看重合作伙伴的工作环境是否合符标准,以免被指为利用“血汗工厂”来剥削劳工。因此,富士康的员工事故,国际传媒广泛报道,已引起这些企业关注。

  一般而言,“血汗工厂”是指一间工厂的环境恐怖,工人在危险和困苦的环境工作,包括与有害物质、高热、低温、辐射为伍,兼且工时长、工资低等。记者采访发现,富士康并非如此。

  员工对厂区建设、工作环境并无投诉,而记者所见,厂区宿舍有些漂亮得像独立洋房,几幢几层高的宿舍共享一个泳池,绿树林荫;民工居住的宿舍虽然密度较高,外表看似香港公屋。厂区内设有上网中心、运动场、食肆、超市,设施齐全。

  工资方面,据一名属第一线流水作业的工人称,初来时每月放假1天,工资900元人民币,5月份改善待遇,变成每周放假1天,工资加到1100元,由早上8时工作到晚上8时(包括2小时用餐及2小时加班),工人认为与其它工厂相比,富士康的待遇已算不错。

  不过,员工对工厂的管理有不少意见,包括上班时不能说话,要找人顶班才能上厕;平日工作间除了单调的机器声音,寂静无声。回到宿舍,因为公司安排同一单位的工友住在不同房间,致使工友互不熟稔,另外,早晚更不同,回到宿舍只见到其它人睡觉,不好意思打扰。

  这种情况下,若员工有交际能力,与一些同事相处得来,结伴吃饭、逛街,不会有情绪问题,但是有员工说,园内有不少年轻人面对男女感情和工作问题,上班不能说话,下班没人倾诉,若个性内向,不易结识朋友,几等于和外界断绝,这些人就容易出事。

  综合上述情况,富士康就工厂硬件建设和待遇而言,并非一般定义上的“血汗工厂”,富士康只要肯调整,认真处理,应该可以认清问题真相和拿出解决办法。

  且看郭台铭有何善策良方

  富士康的老板郭台铭是台湾大商家,他做生意的手法和对待员工一贯口碑甚佳,就以此事为例,他曾经亲自安排五台山的高僧到富士康深圳厂区做法事,目的要使员工安心。这个做法虽然有点舍本逐末,但是郭台铭以员工为念的之志,仍然应予肯定。富士康已在紧急招聘心理医生和辅导人员,纾缓员工的情绪问题。这些举措显示郭台铭在努力面对问题。

  第11跳之后,不知道郭台铭赶到深圳后有何善策良方解富士康员工之困,我们认为良方在“人性”二字,只要改变“机械人管理”模式,则员工就会在愉悦的心境下工作、生活,“11连跳”的恐怖新闻才会画上句号。